首页>文苑广场

文化的故事


2019-08-28 来源: 朔州煤电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我的故乡是灵丘,灵丘有个庄头村,庄头村最早叫邓家庄,邓、刘是村里的两个大姓,村东头的堡里主要居住着邓姓人家,村西的南巷子、西巷子主要居住着刘姓人家。俗语云:“先有邓家庄,后有灵丘城。”可见庄头村的历史悠久程度。我小时候就居住生活在这个村子里。
  庄头村不仅历史悠久,文化氛围还非常浓厚,无论是改革开放前,还是改革开放后,村里几乎每年有学生考取高校,我印象最深的是本家侄子刘涌,不仅是全村、还是全县有名的高材生,他1962年考取山西大学,毕业后曾长期在山西省总工会工作,曾任省总办公厅主任,主席助理等。那一年,陕西著名作家《白鹿原》的作者陈忠实同一届参加高考,却落榜了,可见庄头村考生的水平。
  在外人看来,庄头村是个有文化的村子,小时候记得,邻村的学生都来我村读书求学,因为我村文化氛围浓,主要表现是:好教员多,刘士俊、李德润、邓光明就是其中的代表,刘士俊是我爷爷,教语文,写一笔好字,正楷毛笔字,在我看来可与大书法家媲美,每年义务为村民写春联,经常被县、乡、村评为优秀教师,在全村威信很高。李德润教历史,我上初中时,历史课就由李老师讲。李老师讲课,善于把学生们带进历史事件的氛围中,他讲的绘声绘色,学生们听的如痴如醉,下课铃响了,学生们还意犹未尽地沉浸在李老师的历史故事中。
  文化村,文化人多,文化设施也好,那时村里最好的房子就是学校,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如此,这也是外村学童来我村读书的一个原因。在村里有文化的人有地位,说话有分量,那时在街上远远地看见好老师走来,要尊敬地站立打招呼;过年过节,有时家里有稀罕吃食要给好老师送一些,我曾经见过刘涌从省城回来,带着礼品专程到我爷爷家去坐,和爷爷促膝长谈直到深夜。
  文化村最直接的正效应就是人才辈出,现在京城、省城以及各地市、县几乎都有我村毕业落地的人才。人才多了,办事就容易一些。
  历史人物李存孝传说是我村邓家的外甥,我母亲姓邓,小时候去村东头堡里姥姥家,要通过一个长长的门洞,门洞上面建有一个神棚,听人说,那里供奉着李存孝——唐末晋王李克用的十三太保之一。但历经风雨侵蚀早已破败不堪。最近回村,却发现村里早已不是往昔的样子,当然,这最主要的是得益于新时代新农村建设,但也不可否认,是村里文化人多,特别是在外地工作就职的文化人多,挖掘历史传说,发挥文化潜能,筹集资金群策群力把我村建设成了文化旅游乡村。现在走近村子,远远地就能看到“存孝故里,魅力庄头”八个大字的文化墙。村中间的神棚、戏台也重新修缮了,建起了李存孝庙,上书“将不过李”,宽敞完备的练舞场、古色古香的文化书院成了学童、村民的好去处,也令外地人趋之若鹜,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啰嗦了半天,想表达一个意思,文化的力量是巨大的,文化的魅力是无穷的。
  从习总书记坚定文化自信,到同煤集团建设文化同煤,我们欣喜地感受到,文化的春天来了,让我们坚定文化自信,挖掘文化底蕴,探寻文化脉络,发挥文化作用,为建设新时代文化同煤、文化朔煤添砖加瓦,献热发光。(通讯员:刘雁瑞 责编:刘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