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苑广场

我写“雷锋”


2019-05-22 来源: 朔州煤电公司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作为一名企业通讯员,我曾经采访报道过多名“雷锋”。我这里说的“雷锋”,不是真实的雷锋,他们是雷锋精神的传承者和践行者。随着时光的流逝,他们的事迹和形象并没有消失,反而时不时浮现在我的脑海和眼前。
  我笔下的第一个“雷锋”名叫王效甫,那是20世纪80年代末,电大新闻专业毕业后,我经常用新闻慧眼审视着每一个人,渴望发现新闻线索,就在这时66岁的王效甫闯进我的眼帘,其时退休多年的他为供应科义务清扫大院,他的特点就是默默做事。他在清理大院之余主动帮助整理废旧物品,他把大院清扫的干干净净,把废旧物资整理的整整齐齐,他不声不响义务清理供应科库房后的一条泄洪渠,扭了腰也不说出来,我在详细采访之后写成《闲不住的王效甫》一文,并在媒体刊发。从此他的事迹在矿上流传开来,职工家属们说“王效甫就是雷锋”。
  单位有雷锋,生活中也有雷锋。师有祥是我写的又一位“雷锋”,通讯报道中这样写道:“提起雁北小峪煤矿师家父子十年如一日义务清理公共厕所的事却鲜为人知,下面我给大家表一表。老师名叫师有祥,是小峪煤矿运输区的一名老工人。他从70年代末到小峪煤矿后,发现附近的一座几近废弃的公厕无人清扫。小便流出了外面,大便积成了堆,不仅影响人们的进出,而且污染了环境。从此以后,老师就拿起铁锹、扫帚,默默地当起了义务厕所清理工。一晃十年过去了,1989年初,年近六旬的师有祥退休了。老师的两个儿子不声不响地拿起工具重操旧业学雷锋。春节期间,为保持环境卫生,师家兄弟一起上阵,刨的刨,担的担,把公厕清理的干干净净。”
  平时工作生活中有雷锋,突发事件面前更能体现雷锋精神,那是1990年元月9日夜里9点多,小峪煤矿房管科烤窖内因木材熏烤时间太长着火了,正在办公楼值班的职工赵润亮、王进喜、孙晋莉三同志发现这一情况后,及时通知消防队,并立即赶赴现场抢救木材。他们从浓烟烈火中把未着火的14方多木材扛出来,并协助矿消防队扑灭了大火。大火扑灭了,他们的脸熏黑了,衣服划破了,当有关领导表示给他们一点报酬时,他们说:“我们不是为钱救火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报酬我们分文不取”。根据他们的事迹我写成《烈火中见精神》一文,赵润亮等三同志成了那几年矿上的“雷锋”。
  当然雷锋精神不仅在矿上干部职工身上体现,矿外来的人身上也有“雷锋”行动。《金钱面前心不动》写到的民工焦福龙、赵河就是这样的人,1990年3月8日他们在小峪煤矿招待所修理暖气时发现墙角处有一个小布包,打开一看,里面竟有40张“大团结”,他俩没有多想,赶快找到服务员刘文英,让她想方设法找到失主,矿上几经打听,才得知失主是一位来此推销产品的人员。这位客人收到400元后,连说“雷锋精神”又回来了。
  回忆往事,绝不是为了展示自己过硬的“笔杆子”,而是为了在喧嚣的世俗社会再一次感受雷锋精神的力量,再一次接受心灵的洗礼和升华。在建设“创新、和谐、富强、振新”新时代同煤的当下,非常需要雷锋精神的回归和弘扬,新时代召唤我们广大通讯员发挥脚力、眼力、脑力、笔力,走进基层一线,走进员工群众,去发现更多的雷锋,去弘扬永不过时的“雷锋精神”。
 (通讯员:刘雁瑞 责编:刘雁瑞)